石家庄金伯帆法人吴迪吴鸣(石家庄金伯帆现在怎么样了)

宋老虎回到酒店,见着吴迪,说:“完了,操蛋了,完了。不知道他妈从哪儿出来了几个阿sir,把我二三十个兄弟全给抓了。现在我估摸着应该要交到市南分公司了。你赶紧找人呐,把我这帮兄弟救出来呀。我这领着这么些兄弟帮你打仗,我这帮兄弟不能折里头啊。”

吴迪说:“咱这边有没有人呢?看来聂磊青岛还真是挺大的。”

石家庄金伯帆法人吴迪吴鸣(石家庄金伯帆现在怎么样了)

宋老虎说:“那还他妈说啥了,这小子真是行了。”

聂磊这时已经到市南分公司。一帮兄弟协助阿sir教训那帮白鞋队了,聂磊坐在市南分公司等摆事人呢。

吴迪一寻思,不行啊,要是再不找人,不完了吗? 吴迪把电话打给了石家庄市总公司一把手,“方经理,你好,我是吴迪。”

吴老板啊,你好,你好,怎么了?

吴迪说,咱们之前在一块吃饭的时候,你是不是说过山东巡抚六扇门的二把手是你哥们?

方经理:你说郑龙呀?

吴迪:对对对,太牛逼了,那太牛逼了。我一帮哥们儿,现在被关到了青岛市南分公司了,你给打个招呼,把一帮穿白鞋的小孩,大概二三十个人给放了呗。

方经理说:“行,你别管了,我给郑总打电话。”电话一挂,方经理通过专线把电话打给了山东巡抚六扇门的郑龙。郑龙一接电话“喂,你好!”

方经理:“你好,我是方正枭。我有一个哥们儿啊,从石家庄到青岛了,被当地的社会一顿毒打,被抓到市南分公司了。这边有人找到我了,也没有什么深仇大恨,你给打个招呼给人放了,行不行啊?”

对于战友的招呼,郑龙爽快说道:“行行行,小事一桩。”

方经理一听,高兴坏了,“有时间来石家庄,方方面面我全安排。”

“好嘞!”郑龙直接把电话打给了市南分公司王振东:“你好,我是郑龙。抓了二三十个穿着白鞋的石家庄小孩是吧?放了!”

王振东一下懵逼了,“我想问一下子是谁找的你呀?”

“什么玩意儿,谁找的我呀?我做事要你教吗?我说放了,放了就得了呗。怎么的,我说话不好使啊?”

石家庄金伯帆法人吴迪吴鸣(石家庄金伯帆现在怎么样了)

王振东左右为难,“不是,你好使归好使,但是给他们送进来的那也是你哥们聂磊哎。”

郑龙一听,“我磊弟呀,你让我磊弟接电话。咋的了,我磊弟还能这点面子不给我,你让我磊弟接电话。”

王振东说:“我把话说在前面,你要让我放,我当然得放,我不能不放。因为您是我的上司,但是聂磊现在挺生气的,你估摸着他能给你这个面吗?”

郑龙不耐烦地说:“哎呀,你让他接电话吧,聂磊咋的啦?他膨胀成啥样了,他不给我面子,这不扯淡一样吗?让他接电话。”

王振东是有苦说不出,把电话拿到了翘着二郎腿的聂磊跟前,“巡抚六扇门二把手郑龙的电话。”

聂磊拿过电话,“龙哥!”

“聂磊兄弟,咋的了,这是这么大脾气啊?抓几十号人,抓一两个典型,收拾收拾出出气得了啊。再收拾收拾他们,直到你出气为止,给他们放了,行吧?那边石家庄总公司一把门找到我了,我们都是好哥们儿。当兵的时候在一块儿,上下铺。抓一两个典型,看看谁蹦跶得欢,就好好打一顿,该放就放吧。”

石家庄金伯帆法人吴迪吴鸣(石家庄金伯帆现在怎么样了)

聂磊说:这个面子我给不了。这些小孩差点弄死我,砍了于飞好几刀,砍了大霖子好几刀,砍了刘毅好几刀,打了我一顿,你一个电话,我就放了?那不行吧?而且我已经提前告诉他们这伙人了,再上青岛打我的主意,我挨个给他们放血,我挨个给开皮,找谁都不行,他们不听啊,非得逼我呀!我他妈招谁惹谁了?龙哥,如果你一上车,过来三四十个小孩拿着板斧砍你,你心里边什么感受啊?这个给我打个电话说算了吧,那个给我打个电话说放了吧,我他妈是干啥吃的?我他妈就这么好摆弄啊,有点事儿,找到人了,给放了吧,有点事找到你们了,给放了吧。我他妈不放!能怎么的?你现在就是让我青云哥给我打电话,我也放不了。我希望你们能够理解我,好吧!这伙人我指定不弄死他,我指定让他们一个都不少,但是想他妈整死我聂磊,我得让他们付出应有的代价。

郑龙:聂磊,你他妈你疯了,你冲我嚷嚷……聂磊那边已经把电话挂了。

郑龙气得把电话打给了刘青云,“青云呐,气死我了!小磊这个脾气啊,我都没法说了。这个人哪都好,平常对我也好,那更是跟我处得像一个人似的,他就是太犟。刚才在电话里边跟我一顿叫嚣。我都忍了他多长时间了,我不是说忍,我都迁就他。”

石家庄金伯帆法人吴迪吴鸣(石家庄金伯帆现在怎么样了)

刘青去说:“小磊呀,就这个脾气。行了,你也不能因为这点小事就跟他生气。你让他处理吧。什么时候他蹦够了,什么时候他作够了,怎么的也得去找你赔礼道歉,你还不了解吗?行了,龙哥,你想想这么年轻,领着这么一大帮兄弟,他要是不给那帮兄弟整出个交代,你这边一个电话放了,他冲着兄弟们干瞪眼啊。你在打电话强制他把人放在你同时你也考虑考虑他的感受吧,对不对?行了,这个事儿咱别管了啊,你让他作吧,他现在也分寸。

无敌就接到那边的电话了,说啥呀?没他妈给我面儿说对面能找来比咱更大的人了。那这个事儿我就爱摸能住了,是不是石家庄不行以后啊。是你看我这边实在是想不了办法了啊,这真他妈是没招了。吴迪旁边有个哥们说了,说你看。就实在不行的情况下,你亲自给店里打个电话吧啊亲自给打的电话说,你看看人家要多少,要不行就给人拿钱得了。

吴迪找白道没有说动聂磊,只好自己给聂磊打电话了。

电话一接通,吴迪说:“你好,兄弟啊,我是吴迪。”

聂磊一听是吴迪,说道:“在哪呢?兄弟。这样吧,你现在有多少人,我带一样的人数过去,咱俩找地方干一下,行吗?”

吴迪说:“不不不。我给你打这个电话呀,我不是过来跟你叫号来的,也不是跟你打仗的。我希望在电话里面能跟你和谈一下,行不行?我保证什么别的想法也没有,好不好?我知道你这个人挺狂傲的。通过刚刚我找的关系就能感觉到你现在有点下不来台是吧?

聂磊听吴迪这么一说,气没有那么大了,说:“我他妈当然下不来台了,我怎么给我那帮兄弟交代呀?平白无故出门让人他妈一顿砍,好几个兄弟砍医院里边去了。你这边打电话找人让我放了,你他妈咋想的?”

吴迪是一个脑子转得很快的一个人,知道聂磊思想简单,容易喜怒于形色,吃软不吃硬,于是来了个软磨。吴迪说:“磊哥,兄弟那边该赔偿,咱们就赔偿,你这边要多少,我就给多少。你尽管开口,我绝对一个子儿不带往下还的。你高抬贵手把我那帮兄弟放了吧,你看要多少米,我亲自给你送过去,然后我当面给你道歉,给你那帮兄弟们道歉,行不行?”

听吴迪这么说,聂磊的心就狠不起来了。聂磊在电话里说:“刚才你要是再扬言,我立即给杨九、张峰打电话,把所有的兄弟叫上,在青岛地毯式搜索你。找着你,我他妈就干了你,你信不信?

石家庄金伯帆法人吴迪吴鸣(石家庄金伯帆现在怎么样了)

吴迪没说信,也没说不信,说道:“我再拿一百万,行不行?”

聂磊说:“行了啊,拿一百万,给我道歉,给我那帮兄弟道歉。咱这事就拉倒,听了没?你要是再他妈有别的想法,我砍死你。”

吴迪说:“行,你放心吧,我现在马上转钱,你给我个户头。等钱汇过去了以后,你查收完,你告诉我个地方,我过去给你们道歉,行吗?”

聂磊打电话问史殿霖和于飞等几个兄弟,一百万行不行?那哥几个笑得合不拢嘴,说:“这挨着两刀,一百万太行了!”

米到了以后,兄弟们说了,在公司里面放着吧。没钱了,咱就去支。聚是一团火,散是满天星。

吴迪给聂磊和兄弟们道歉了,白鞋队的那帮小孩也被放了出来。

回到石家,吴迪气坏了,决心此仇必报。没过两天,加代和吴迪通电话时,加代听出吴迪情绪不好,就问吴迪:“兄弟干啥呢?”吴迪说:“哎呀,没事啊,刚在青岛摆个事,被人家整了二百万,太心疼了。”

加代问:“谁整了你呀,怎么没给我打电话呢?”

吴迪说:“哎呀,青岛的聂磊,在青岛老霸道了。”

加代一听是聂磊,噗呲一下乐了,说:“你早点给我打电话呀。我认识聂磊呀,我跟他的关系没有说的。”

这是一个乌龙事件,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,一家人不认一家人啊。两个人只能哈哈一乐。代哥听到了也不能去找聂磊要米,只能装作不知道了。

江湖不是打打杀杀,而是人情世故。

解决企业获客难题,添加 微信:hvq698  备注:获客

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,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。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,不拥有所有权,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/违法违规的内容, 请发送邮件至 792114587@qq.com 举报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。
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yunxkee.com/22615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