林彪之死(林彪在战场哭过两次,次次与白崇禧有关,四野逐鹿南方报仇)

作者:闪闪

笔者看过很多本关于林彪的历史著作,据笔者所知,林虽然是一代名将,可成年之后却也哭过三次。

第一次,是十八岁那年,想要报考黄埔军校,父亲激烈反对。

第二次,是长征中的湘江战役,林彪望着尸山血海,泪水滚出了眼眶。

林彪之死(林彪在战场哭过两次,次次与白崇禧有关,四野逐鹿南方报仇)

第三次,是四平战役的时候,白崇禧杜聿明,从林彪手里夺走了四平街。

林彪要报仇,结果不尽如人意,想起上次饮恨四平,再看这次眼前的伤员,泪水又滚出了眼眶。

也就是说,后两次是在战场上,都跟白崇禧有关。

而本期文章要带来的内容,便是四野逐鹿南方,寻找白崇禧报仇雪恨。

(一)三次哭泣:年少当兵、湘江战役、四平之战

关于此事的详细经过,要从湖北林家大湾的林家三兄弟说起,也就是林育英、林育南,以及年龄最小的林育容(林彪)。

两位堂兄是早期的革命者,他们让少年时期的林彪接受了进步思想。

1922年,林彪升入共进中学,他那时候性格还比较开朗,很快就通过成立“先进图书社”,获得了同学们的认可。

家道中落之后,林彪没钱交学费,也是两位革命兄长,鼓励他一边上学一边做工挣钱,千万别回家种地。

林彪之死(林彪在战场哭过两次,次次与白崇禧有关,四野逐鹿南方报仇)

16岁林彪

所以林彪做了代课老师,挣够了学费,继续读书。

林彪十八岁那年毕业后,得知黄埔军校招生,在两位优秀兄长的影响下,也想走革命的道路。

父亲林明清,反对儿子林彪当兵,坚决要儿子回去当教书先生。

林彪写信给堂兄林育南,说自己想要当兵,想听两位兄长的意见。

两兄长商议之后,林育南回信说:武力缺少正义是暴政,正义没有武力是无能……总之支持林彪当兵。

父亲林清明得知此事勃然大怒,跟林彪激烈争吵,父子俩人最后也不欢而散。

1925年,林彪改了现在的这个名字,孤身一人走到汉口的码头,要坐船去上海参加考试,也顺便投靠林育南。

年纪轻轻,要离开湖北远赴他乡,林彪想起自己跟父亲的关系,内心万千惆怅。

可他万万没想到的是,亲大哥林庆伟来到了码头,将一笔盘缠交到了林彪的手里。

按照邻家大哥的说法,这是父亲给的路费……

林彪当场就哭了,没想到父亲激烈反对自己当兵之后,还托大哥送来盘缠。

在码头,他发誓要好好学习,随后登船去往上海。

林彪之死(林彪在战场哭过两次,次次与白崇禧有关,四野逐鹿南方报仇)

第二次哭泣,是1934年,林彪率领红一军团,踏上了长征之路。

蒋军尾随追击,并没有全力去打,而是希望把红军逼进广西,逼到新桂系的地盘,让红军去跟白崇禧恶战。

再有就是,蒋军想要借着追红军的名义,大兵开入广西,挤压新桂系的地盘。

11月底,我军从广西的全州和兴安间渡湘江,此战我军主力遭受重创。

白崇禧和李宗仁,自然知道南京蒋氏的小九九,所以他们也没有真打,而是派出追兵,希望红军赶紧离开广西。

李宗仁为了向蒋氏证明,自己是“真心”打红军的,于是专门派出电影队拍摄纪录片。这对我军来说,简直是奇耻大辱。

战后,林彪望着尸山血海,难过得流下了热泪。

据先锋团团长耿飚回忆,他拿着大刀血战湘江两岸,刀战最深刻的感觉便是:敌人血是热的。

此战之后,桂军如狼的说法,也就流传开来。

再有就是抗战胜利之后,我军派出林彪去东北,蒋军派出杜聿明去东北,后面跟了个军师白崇禧。

二战四平的时候,白崇禧要求蒋军精锐,不仅要夺到四平也要一直追击我军,务必一鼓作气彻底打败林彪。

林彪之死(林彪在战场哭过两次,次次与白崇禧有关,四野逐鹿南方报仇)

林彪和聂荣臻合影

白崇禧想打林彪,杜聿明自然不答应,因为外部牵扯到了美苏,内部牵扯到和平谈判。

可因为局势过于复杂,林彪撤出了四平之后,在农村获得了发展,随后转身去打四平报仇。

三战四平之后,并未完成战役目标,有一位伤员的遗言是:“首长,我们没有后退……”

林彪听完遗言,想起上次的四平之惨烈,再看这次四平的牺牲,眼角流出泪。

可惜的是,白崇禧早早就去了南方,所以并没有在东北跟林彪较量到最后。

(二)四野逐鹿南方,遭遇酷暑、饥饿、疾病、疲劳

1948年,林彪扫平了东北的蒋军之后,率领第四野战军八十三万猛士,挥师入关又取得了平津战役的胜利。

接下来,便是逐鹿南方,报仇雪恨的时刻,终于到了!

1949年,我军进入了战略追击阶段,而白崇禧带着新桂系的主力,则步步撤退不敢正面交战。

主席制定的战略追击方针,是采用大迂回的穿插作战,直接机动到敌人的后方,形成一个大纵深的包围。

总之就是大开大合,在广阔的地域布下巨网,才能兜住白崇禧那条狡猾的狐狸。

主席希望先打白崇禧的部队,从中南地区入手,那里敌情较弱;然后再去四川那边血战胡宗南

不过问题出在了林彪的身上,他虽然也想着迂回作战,但实施的是近距离包围求速战速决,从两翼插入敌军主力部队。

事实证明,主席的战略安排最正确,因为白崇禧一溜再溜,短距离的小口袋,根本兜不住新桂系主力。

林彪之死(林彪在战场哭过两次,次次与白崇禧有关,四野逐鹿南方报仇)

右一林彪

主席也知道林彪报仇心切,所以他很关切南方战事,时刻注意着四野的动向。

7月13日,白崇禧已然察觉到了林彪的意图,他将新桂系主力撤退到了攸县

这时候我第四野战军,身为东北地区的部队,如今逐鹿南方,遭遇了极其恶劣的环境考验。

作战极其艰苦,暴露出了四野在南方的诸多不足。

根据我军记者发回北平的报道,南方夏季酷暑又多雨,我方行军越来越艰难。

一会是晴空烈日,一会是大雨滂沱,暑气逼人犹如蒸锅,路上满是泥泞车马难行。

一年来,部队打完辽沈战役之后又打平津战役,而今迅速来到南方,大部分时间都在急行军,并未获得较为充足的休息时间。

现如今,部队已经十分疲惫,我们虽然在襄阳和樊城,进行过短时间的渡江作战训练,可我们的部队对于南方水网、稻田、山地作战,依旧显得生疏。

战士们并不适应南方的气候和水土,而且又来不及配发雨衣和蚊帐之类的物资,所以病员一直在增加。

生病或中暑之后的北方官兵,忍受着极为残酷的考验,有些人走着走着就倒下了。当他们从昏迷中苏醒,哪怕是爬着也想追上大部队。

不仅人不适应南方,骡马也不适应南方的水土气候,原先生活在东北的牲畜,到了南方之后病死了一批又一批。

林彪之死(林彪在战场哭过两次,次次与白崇禧有关,四野逐鹿南方报仇)

即使那些活下来的骡马,也很难适应南方的山地。

炮兵无奈之下,只能放弃骡马运输,改用人力搬运装备。他们把火炮拆开,几个人合力才能扛起一个部件。

路又窄又小,有些战士一不小心,就落入了旁边湍急的河流当中,也有战士脚下踩空跌入了山谷,连人带炮一起消失了。

我们面对的局势是,敌人总沿着大路,拼了命地逃走;而我军不得不抄近路,才能急速追赶以求歼敌。

河水在咆哮,崎岖的山路小径又湿又滑,战士们即使脚走肿了,也会一瘸一拐地追上部队。

渡激流的时候,战士们不得不解下绑带,捆住那些不会游泳的战友,连拖带拽才得以过河。

山区的老百姓,因为长期被军阀压榨,以至于山穷水穷人更穷。

林彪之死(林彪在战场哭过两次,次次与白崇禧有关,四野逐鹿南方报仇)

南方正值夏荒,新稻还没有来得及收获,老百姓家里都已经断了粮。再加上新桂系坚壁清野,所以我军下乡筹集粮食的时候,甭说大米了,连人都见不到。

酷暑、饥饿、疾病、疲劳……犹如是死神的四只爪子,总是在我军头顶一次次掠过……

据统计,非战斗减员直线上升,连队的发病率已经高达四分之一,甚至有些连队病倒了四分之三。

碰到这种水土不服的情况,林彪所率领的东北部队,自然不会再追击,改打长沙和武汉。

到8月,四野虽然成功进驻武汉和长沙,但却迟迟没有跟白崇禧的主力决战。

(三)同样的局势,不同的战斗力,反败为胜

8月9日,146师奔宁乡急行军,在我军炮火的轰击下,战士们迅速杀入城中。

15日追到青树坪,落入敌人包围圈,17日激战敌人三个师。

林彪之死(林彪在战场哭过两次,次次与白崇禧有关,四野逐鹿南方报仇)

白崇禧

后撤已经来不及,直到147师来掩护,才交替离开青树坪,两个师损失一千多人,毙伤俘敌人550多人。

白崇禧此战打完,想要扩大新桂系的“战果”不仅要振奋军心,也要博取美国援助,所以敌人的新闻媒体,开始了铺天盖地的宣传,谎称打掉了四野一个军。

敌人的记者甚至造谣说,青树坪之战打断了林彪的一条手臂,白崇禧专门召开了“庆祝”大会。

我军一扫轻敌心理,更加重视白崇禧这条狡猾的狐狸,跟新桂系的战斗从1927年就已经开始,断断续续打到了现在,时间跨度长达22年。

9月10日,我军经过休整,开始按照主席的战略战术构想,进行大纵深的穿插包围。

白崇禧这次非但没有撤走,反而还想来一次南方的“四平之战”认为林彪没有什么了不起,并不是传闻中的不可战胜。

敌我双方针尖对麦芒,白崇禧动用了三个军,在衡宝(衡阳宝庆)排兵布阵,其中就包括了新桂系最精锐的第七军

忆往昔,林彪还是新兵的时候,第七军就已经名满天下了,而今双方战在衡宝,真应了那句老话,长江后浪推前浪。

林彪很快就看出,白崇禧的意图非但不撤走,反而要跟我军决战,这是他求之不得的。

林彪之死(林彪在战场哭过两次,次次与白崇禧有关,四野逐鹿南方报仇)

林彪在10月5日发电报,想要收缩兵力,跟白崇禧决战。

然而我军135师的电台坏了,并没有收到收缩兵力的命令,所以度过了衡宝公路之后,依旧在继续行军,整个暴露在了敌人的眼皮子底下。

似乎又要重演青树坪之战?实际上我军经过休整之后,已经恢复了部分战斗力,远非昨日能比。

林彪联系上135师之后,直接说你们暂时归我直接指挥。

果不其然,白崇禧很快就盯上了135师,派出四个师一拥而上,来了个四面合围。

135师经过休整之后,自然不会重演青树坪之战的失利,非但没有被打败,反而拖住了敌主力。

白崇禧暗叫不好,10月7号那天,赶紧发电报,要求第七军掩护各部队撤离。

也就是说,白崇禧已经察觉到危机,哪怕把最精锐的第七军丢掉,也要撤回到广西,好似壁虎断尾求生。

第七军之所以重要,因为当年北伐的时候,两支部队表现突出,分别是铁四军和钢七军,被称之为钢铁之军。

而我方的主要军事首长,绝大部分都来自于铁四军,由此可看出第七军的实力是多么强悍。

言归正传,一场大战就此拉开,林彪岂能放任白崇禧主力离开?

林彪之死(林彪在战场哭过两次,次次与白崇禧有关,四野逐鹿南方报仇)

我军各部队,合围包抄敌第七军第四十八军,此战大获全胜。

白崇禧不敢去救,急忙忙退回了广西桂林。

林彪将指挥部,直接就放在了衡阳,他评价白崇禧的时候说:“我认为白崇禧是国民党军将领中最有才干的一个……”

此后的事情也就众所周知了,白崇禧又一路退到了海南岛,而我军渡海之后,白无奈逃往台岛。

林彪逐鹿南方报仇雪恨,对战新桂系白崇禧,大获全胜。

昔日的桂系“李白”二人,最后则隔海相望,而他们最大的敌人,到底是蒋氏?还是主席?至今还不好讲呢。

李宗仁在美国,赖好留下了一本回忆录,骂政敌蒋氏骂了个狗血喷头,至少过了一把嘴瘾。

而白崇禧在台岛,磕磕绊绊含含糊糊的,留下了一本口述自传,提不起放不下的有太多,却到死也没敢说。

相比而言,李宗仁的晚年,过得比白崇禧滋润太多了。

【参考文献】

哥伦比亚大学唐德刚所著《李宗仁口述自传》

台岛近代史所长郭廷以著《白崇禧口述自传》

孔祥琇著《耿飚传》

文史出版社2007年发行《林彪传》

社科院博士滕征辉所著《民国大人物》

深耕战争史,弘扬正能量,欢迎投稿,私信必复

解决企业获客难题,添加 微信:hvq698  备注:获客

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,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。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,不拥有所有权,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/违法违规的内容, 请发送邮件至 792114587@qq.com 举报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。
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yunxkee.com/13102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