什么是莞式服务(二嗲的故事)

什么是莞式服务(二嗲的故事)

二嗲卖菜的照片

二嗲家有六兄弟,排行老二的二嗲,脸上长有一些抹不掉的雀儿斑,姓王,外号王二麻子。二嗲生来小气,但勤俭耐劳,幽默风趣,头脑好使,年轻时做过生产队长。往往天没亮就铛铛敲响队屋晒场旁老槐树底下的破罐头,将社员召集起来排完工,大伙各职其事,二嗲自己则悄悄溜回家里蒙头睡大觉。老百姓说他“熄火屎”炖豆渣——假积极。

其实二嗲是个满有心机的人,他堂客到供销社扯块便宜花布给孩子做衣服,刚好差五寸布票,如能有这五寸布,还能给儿子就料做条裤子,给售货员长地短地说了一大堆好话,可售货员就是坚持原则不买账,最后把售货员缠烦了,骂他堂客是乡巴佬,不刷牙,嘴巴臭,不懂规矩,没文化纯草包。堂客气得布也没扯,回家一把眼泪一把鼻涕把受到的委屈全倒给了二嗲。二嗲额头的青筋渐渐鼓突,安慰堂客说,俺是根红苗正的贫下中农后代,手下也算管着百十来号人,不是俺农村人种粮打稻,她们哪有白米饭吃,明儿老子一定得想法治治为你顺顺气,也让那些娘儿们晓得乡里人的斤两。

第二天天刚蒙蒙亮,二嗲亲自带领队里青壮劳力到镇上挑大粪。那时又没拉粪车,全凭百姓两条腿肩挑,整回家种庄稼。当他们担着满满的大粪经过供销社门前时,二嗲要社员歇个脚再走。自己顺便把供销社外面的竹扫把上捊了一截带尾巴的细竹签子,将带尾的那端在大粪桶里沾满粪便,没带尾的那段用手抹的精光滑溜,徒步走到供销社柜台前叫售货员撕布。几个售货员正吃早饭,老远闻到一股浓浓大粪味,看到门前八卦阵般排满了的大粪桶,心里老大不悦,想开口骂人一看尽是乡里青头绿尾巴的大老粗,忍着性子给二嗲扯布,二嗲今天光看不买,看了一个花样又拿一个花样,售货员烦了,说乡巴佬有钱就买,没钱积点德不耽误人吃饭了。二嗲闻到售货员碗里飘出的肉香味心里的羡慕嫉妒恨油然而起。庄稼人除过年外平时哪里见到肉皮,人真是不能比啊。“同志,你拿着国家的工资,就这样为人民服务?你吃的喝的哪样不是乡巴佬供的,俺来扯段布就嫌啰嗦了。俺大清早出来挑粪到现在还空着肚子呢。”外间柜台一闹,里面几个吃饭的售货员端着饭碗都出来了。二嗲看到这么多售货员围在一起找他论理,不慌不忙、慢条斯理拿出预先准备的细竹签子,匍在柜台上将光滑的那段放在嘴里装模作样戳牙齿,沾满粪便的那段随着竹签的摆动将粘的大粪沫子洒落在柜台上,连售货员的衣服和碗里也溅了不少。起初售货员以为恶臭随风吹来,但臭味浓得有点不对劲,分明就在自己身上,就在柜台上,东瞅西瞅一时没找到头绪。谁也没注意二嗲嘴里会衔着一头有屎的牙签,还以为乡里人不嗽口嘴臭。加上挑粪的社员围在一起为二嗲帮腔闹哄哄,最后总算有个售货员发现了二嗲戳嘴巴的竹签子臭得要死,近处一看,尖叫一声:“屎,屎,他嘴里牙签含屎……”“在哪在哪?那个嘴里出神奇?”二嗲装模作样闻闻那头,瞧瞧这头,摆摆手,将剩余的一点粪末全甩到那女售货员身上,一边喃喃说鼻炎坏了鼻子,找不到气味,眼睛也老花了,有屎我还捡着当牙签?“要死的,缺德……”几个售货员捂着鼻子,骂骂咧咧,看到柜台上衣服和饭碗里的黑点点粪便,想骂二嗲又找不到理由,脸色紫涨,气得要死,只怪自己清早倒霉背时,遇上了这么个说不清、理不顺的罪人。二嗲暗自高兴,慢悠悠自言自语道,“供销社扫把上捊的竹签子怎么这么邋遢……”挑粪的社员心知肚明,都晓得是二嗲搞的鬼,专为他老婆出气,够损的了。

改革开放,农村土地联产承包责任制后,二嗲的两个儿子丢下土地要到沿海淘金。二嗲说外面人生地不熟,没有钱捡,还是种田稳当。儿子说在家种萝卜,天天浇灌,等长大了卖钱,价贱;喂猪,时间长了猪不吃,有舍钱头。看着儿子背着虎头,挑着行李和泥刀远去的背影,二嗲心里空落落的很伤感。二年后,儿子回来建起了村里最时髦的楼房,二嗲一脸灿烂问儿子:“南方真有钱捡?”儿子说只要勤快,在外干一年当家里干三年。于是二嗲背着行李随儿子去南方,儿子在郊区租了几亩地给他摸菜卖,二嗲种菜卖菜,天天都有票子数,心里踏实高兴。两个儿子承包小工程,当起了包工头,有时请管事的喝个酒也顺便叫上父亲开眼尝尝海鲜,二嗲闻到那种腥气就作呕,说儿子浪费钱,还不如点个猪头肉和牛肚吃起来顺味熨帖。儿子说请客得跟上南方习俗,那个太土上不了席面。后来二嗲再也不喝儿子的请客酒了,说儿子待管事的比亲老子还亲,是个白眼狼。

二嗲还是习惯每天清早拉着板车镇上买菜,没摊位,属流动摊贩,走街串巷,时间久了,倒也结交了一些宾主。有时给人家送几根葱蒜不要钱,多拿几根青菜也不计较,不知不觉就积累了些人脉,菜也越卖越顺。歇息时二嗲就有了明年再多包两亩地、把老婆也邀来一同辛苦几年攒几个票子回家养老的打算。正当二嗲满怀信心筹划未来时,一件让他说不清、打落牙齿和血吞的蒙羞之事击碎了他的梦想。

起因是有天二嗲卖完菜后早早收摊到一家湖南米粉店过早,喝了二两小酒,天气热头火重,想剃个头后回去打理菜地。二嗲东望西瞅,想找家能刮脸修胡子掏耳朵的理发店,享受下似睡而睡,浑身酥软舒坦的感觉。这时走来了一位打扮时髦,举止优雅的中年女人和他搭讪,“看样子大叔想理个发不?哎,对面那家发廊就是我开的,师傅手艺蛮好,去试试呗,包你满意。”二嗲先一楞,然后说,“你们那里有没有那种服务?”“有,客人的满意就是我们的追求。我哪里什么服务都有。”原来很多理发店不刮脸修胡子,二嗲要特意证实下。在女人的再三游说下二嗲走进发廊。发廊里尽是些衣着露骨,短裤短裙染着黄头发的年轻女子,农村自古就有男儿头、女儿腰,只准看,不准摸的规矩。二嗲一看有点不对劲,今天要是是这些婆娘在自己头上动刀子,今后霉运就沾上身脱不了的。思量着体面退出去,还没等二嗲想好,那个自称老板娘的女人吩咐胸部鼓鼓的黄毛女说,“给大叔来个全方位的理发服务,初来的,好好伺候。”黄毛女不容分说将萎萎缩缩的二嗲按到理发座位上,披上了散发女人香味的花围巾,拿起电家利嗡嗡地在二嗲头上折腾起来,一对鼓鼓的大奶子时而在二嗲头上蹭一下,时而在二嗲肩上软乎乎的碰一下,时而在二嗲的眼前荡来晃去……二嗲红着脸,气不敢出,像个木头人一样,动弹不得,闭着眼睛任小娘儿们摆布,心里打翻了酱油瓶:娘的,乡里和城里就是不一样,剃头匠尽是女人。就在二嗲迷眼遐想时,大奶子黄毛把他肩膊一撇,要他到后面房子洗头,二嗲木然跟着黄毛来到洗头按摩小间洗完头,黄毛要二嗲脱汗衫躺倒像乡里人过年杀猪才用的木条凳上按摩。起初二嗲不肯,城里理个发怎么那么多穷讲究。大奶子黄毛说这是规矩,老板吩咐该做的项目一定要做完,免得遭客人投诉老板扣工钱。“大叔咋看你也算是个土帽儿,没见过大世面。今天就好好享受一下莞式全方位服务。”说完就帮二嗲按摩,先捏颈捶背,手不轻不重,不痛不痒,恰到好处,把二嗲侍候得似睡非睡。二嗲心里赞叹,娘的,这莞式服务还真醉人,城里人会享受。既来之,老汉我今天就安之它一回。老子回去后说给没出过羑门的老哥们儿听下,让他们羡慕死…(未完待续)

什么是莞式服务(二嗲的故事)

解决企业获客难题,添加 微信:hvq698  备注:获客

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,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。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,不拥有所有权,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/违法违规的内容, 请发送邮件至 792114587@qq.com 举报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。
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yunxkee.com/20945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