山本隆弘微博(山本隆弘比赛视频)

这段时期,为消灭丰臣家,家康绞尽脑汁想出的阴谋诡计可谓是空前绝后。

“一切都包在贫僧崇传身上。”

家康身边,有个常把这句口头禅挂在嘴边的光头阴谋家,让家康对丰臣家的阴谋得以轻松实施。

崇传与本多正纯并列为家康唯二的谋臣。家康早年并不需要参谋。关原大战前不久,家康的生涯进入了所谓的阴谋时代,他需要生产大量的阴谋诡计,需要有人为他出谋划策。第一代谋臣是正纯之父正信。家康对正信予以重用,甚至许他出入只有妇人才能进出的寝室,关原之战前夜的谋略,就是在如此气氛中酝酿发酵的。

本多正信是个神奇的男人,他浑身上下随处一按,都能按出坏点子来。”

德川家的家臣中,也有人如此讽刺这位初代谋臣。前面已经提过这位初代谋臣是鹰匠出身。有一点忘提了。家康年轻之时,三河发生过一向宗起义。松平家(当时德川家的旧姓)有一半家臣信仰一向宗(现在本愿寺的宗派.净土真宗),这一半家臣脱离主家,加入起义方,与家康的军队厮杀。这场内乱让家康险些家破人亡。而此时在起义方煽风点火的人,便是当时仍为鹰匠的本多正信。家康成功镇压起义后,正信逃出三河,流浪诸国,但不久他又回到三河,向家康负荆请罪,重新回归家康麾下。对家康,他装得像小狗崽一样温顺可爱,一直唯命是从。正信终其一生,处心积虑以求保身。所谓阴谋制定者,大抵本都如此吧。压抑与生俱来的狼性,伪装成谦谦君子终其一生。另一方面,又会为了达成主人的目的,而献上自己恶狼的智慧。

关原之战大获全胜后,家康成为天下共主,但他不久退隐骏府,将嗣子秀忠推上将军宝座。而后他担心秀忠太过温厚,便将这老正信遣去江户,让他陪侍秀忠左右。这点前文已提及过了。

家康起用正信之子正纯,让他子承父业,担任自己的谋臣。父子二人均有阴谋诡计之才。

“只是较之其父,正纯稍微嫩了些。”

家康对此多少有些微词。因为摧毁丰臣家,比关原之战前夜,需要更多的阴谋诡计。

为此,就不得不依靠“崇传”了。

崇传是一名禅僧。所谓僧侣,原本就活在谎言世界之中。念佛宗旦众僧,异口同声地兜售根本不存在的极乐世界,谋取财利。禅宗修行之路,茫茫数万人中,才能出一个天赋异禀之人真正大彻大悟,绝大多数禅门僧众都是这条道路上的落伍者。可他们又必须装出一副大彻大悟的模样,因此“大彻大悟”之后,他们便像狐狸变身一般改头换面,只靠演技和表演,偷生于浮世之中。这个叫崇传的人,便是其中的典型。

崇传原本是京都五山的僧人,具有汉学素养。家康成为丰臣家大名时,须经常住在京都、伏见或大坂等上方之地。丰臣时代是治世时期,为此家康需要一个精通文事的顾问,出于这种需要,他选择了崇传。

“崇传是个嘴很严的男人。”

家康非常满意。阴谋家的首要条件便是能够守口如瓶。

崇传对这微妙之处洞若观火,他有意识地给家康留下这种印象,于是愈发深得家康信任。

僧侣有很多机会能够从内面窥视公卿、大名及其他权门的世界。对丰臣治下的家康而言,此类情报尤为重要。然而对于其他家族的此类信息,只要家康不主动问及,崇传便不会主动开口泄露信息。是以家康对他愈发信赖不疑。

“我没法与崇传殿下一同参加茶会。”

有公卿透露这样的信息:

因为崇传油脂分泌过剩,崇传的手碰过的茶器都黏滑潮湿,临席的人却不得不碰触那些茶器。

他的脸总是油光锃亮,眉毛几乎掉光,肩背宽厚,看起来是个精气十足的男人。

“这样的人却要过着与女人无缘的出家生活,想必也很苦吧。”

家康也曾如此说。

崇传自是不近女色的,不过说来他似乎是憎恶女色。在京都,崇传外出必坐车轿。车轿常有五名俗家的中间和六名弟子前呼后拥。他本来就是个喜欢耀武扬威的男人,途中与妇人擦肩而过,他便会皱紧双眉,念上一句《般若心经》。

﹣一这是要去除俗臭。

他跟众弟子如此解释。不过用《般若心经》来去除妇人的俗臭,这种想法根本就不是禅,而是崇传发明的野狐禅的谎言而已。崇传增恶妇人的例子还有不少,或许他是因为太过关注妇人,反而变成如今这副模样的吧。

不过,崇传终其一生,从未在女色上出过问题。也许他将体内的这种欲望,悉数转换成了权力欲。他权力欲极强,在僧门中也属异类。

家康夺取天下后,在他的支持下,崇传凌驾于众长老之上,一跃成为京都临济禅五山的老大。但他并不因此满足,如若可能,他不仅想做自家宗派的老大,更想成为全国各宗各派的总老大。这种僧人在日本是前所未有的。无论哪位宗教英杰﹣比如最澄、空海、法然旦,或是崇传所属的临济禅宗宗祖荣西一都仅仅是自家宗派的老大,尚无一人做过所有宗派的总老大。崇传处心积虑,最终在家康死后,在自己的晚年得以实现野心,创设了“僧录司”这种神奇的职位。在获得幕府承认后,他坐上梦寐以求的位置。僧录司的职称,早在足利时代就已存在,但职务内容却大不相同,崇传的这个机构是以确保德幕府安全为名,将全国僧侣悉数置于政治统制之下。说到统制,他向来乐此不疲。德幕府为推行统制主义,制定了制约天的公家法度和统制大名的武家法度,执笔人便是这个崇传。

从家康开始想收拾丰臣家之时起,这个崇传就变得越发重要。

“你干脆搬离京都,来骏府算了。你不在身边,诸事都不方便。”

庆长十二年,家康将崇传召至骏府。庆长十五年,家康为崇传在骏府城下修建了一座叫金地院的寺院。崇传后来也在京都南禅寺内,修建了一座同名的寺院。他因此被世人称为“金地院崇传”。

崇传在骏府没待多久,便因丰臣家的相关工作,返回京都,常驻于南禅寺。此后,他常轻车快马,往返于京都与骏府之间。

这个崇传在骏府与本多正纯为对付丰臣家,密谋策划了一件奇妙的事件﹣﹣方广寺“钟铭事件”。

解决企业获客难题,添加 微信:hvq698  备注:获客

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,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。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,不拥有所有权,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/违法违规的内容, 请发送邮件至 792114587@qq.com 举报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。
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yunxkee.com/13439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