昏嫁下载txt百度云(昏嫁下载百度云)

楚夏易苓说她肚子痛,你快看看是怎么回事?”

墨川把一个昏迷的女子抱到楚夏面前,楚夏还躺在床上,也得被迫为她搭脉:“王爷,她这不过是动了胎气,没什么要紧的,回去喝点安胎药就会好了。”

“哦…那你去开药方吧,别人我信不过。”

“嗯。”

墨川对易苓的关心让楚夏觉得很是刺眼,掀开被子就出门去了,墨川对她的身子一句关心都没有。

楚夏在药房熟练的配好安胎药拿了回去,墨川,易苓,好好珍惜你们现在的日子吧。

易苓喝下了安胎药,墨川又提醒了楚夏一遍:“楚夏,易苓的胎是交给你看顾的,你可别出什么岔子。”

“知道了。”

“嗯。”

楚夏刚刚生了一场病,又为易苓去配药,做完这一切,她脸色已经有点发白,但墨川似乎没有看到,墨川一心只有易苓。

“小姐,您病还没好呢,赶紧躺下,奴婢去给你熬药。”

秋云扶着楚夏躺回到床上,楚夏摆摆手:“我的身子我自己心里有数,吃不吃药都一样,也快好了。”

“小姐…您这般不爱惜自己的身子,奴婢看了心疼死了。”

秋云说着就要落泪,楚夏安抚了她两句,让她去熬药。

一口喝完药,楚夏躺在床上,脑袋有点晕乎乎的,她的思绪回到了两年前,那时她还生活在药王谷,平时很少能接触到外人。

第一次见墨川的时候,他躺在路边,被人砍了好几刀,呼吸已经很微弱了,楚夏不忍心,就把他救了起来,待他病好后,他就离开了药王谷。

楚夏也没把墨川放在心上,想不到两个月后他又回来了,说是楚夏救了他的性命,他该当以身相许才是。

楚夏在药王谷并没有接触过其他男子,被墨川弄的有点不好意思,不知道该怎么办。

从那之后,墨川似乎是黏上了楚夏,整日跟着她,无论楚夏怎么撵他,他都不走。

天长日久,墨川又是个会照顾人的,楚夏也不免心动,二人就在药王谷中成亲了。

成亲当日,楚夏把自己家的传家宝回魂丹拿了出来交给墨川,让他保管。

墨川说这一辈子都会待楚夏好的,二人成亲后过的十分惬意,楚夏也以为自己找到了这世间最好的男子,会同他白头偕老。

不曾想,墨川突然一声不吭的走了,还带走了回魂丹,楚夏为了找他,破了师傅曾经留下的禁令,离开了药王谷。

楚夏带着秋云一路颠簸才去到京城,几经打听之下,终于找到了墨川,才知道墨川是当朝王爷,且家中早有了王妃,二人琴瑟和鸣,十分要好,只是王妃身子骨不好,所以至今还无子嗣。

楚夏不相信与自己成亲的人会是个已有妻室的骗子,楚夏去敲了王府的大门,见她穿的普通,家丁就赶她走。

这时王妃易苓又出来了,楚夏的第一感觉就是这个王妃生个柔柔弱弱,但面目却是个和善的,活像个悲天悯人的菩萨,易苓走到楚夏面前:“姑娘,你是有什么事吗?若无事就离开吧。”

“我是药王谷的人,我来找墨川。”

听闻药王谷三个字,易苓一下就知道了楚夏的身份,当即变了脸色,只道:“姑娘,你应该是找错地方了。”

“没有,墨川是我的丈夫,我与他拜过天地,他还拿走了我的传家宝!”

易苓想打发楚夏离开,恰好墨川下朝回来,楚夏看见墨川就跑了出去:“墨川,你怎么一声不吭就走了?”

对于楚夏的到来,墨川很意外:“你怎么会找到这里了?”

“你…不希望我来找你吗?”

“怎么会呢…”

眼看周围看热闹的人越来越多,墨川就先把楚夏带回了王府。

“墨川,你为什么要对我隐瞒身份,还一声不吭的离开,我的回魂丹呢?”

“楚夏,当时我并非故意骗你,我离开药王谷也是因为有急事。”

墨川丝毫没有提起回魂丹的事情。

“那你既有妻室,为什么还骗我成亲?”

“我不是骗你,男人三妻四妾很正常,既然你来了,那就待在我身边,好吗?”

“不行!我也算是你明媒正娶,但如今待在你身边,那我是做妻还是做妾?”

“易苓是先进门的,我不能…”

“所以要我做妾?”

“楚夏,你别着急,虽然是妾,但我心里是有你的,你又何必在乎一个名分呢!”

楚夏心灰意冷,本想离开王府,结果身子不适,很是恶心想吐,作为医者,她很清楚自己是怀孕了。

楚夏觉得老天真是跟自己开了个天大的玩笑,先是让自己被墨川这负心人骗了回魂丹,又让自己怀了他的孩子。

有了孩子,楚夏一直很纠结,若不留下,孩子就没有父亲,若是留下,自己就是一个妾室,以后孩子也会变成庶出的孩子。

秋云劝道:“小姐,留下来吧,您好不容易有个孩子,这孩子也是您的亲人啊。”

“我…再想想吧。”

楚夏几日睡不好,想了想,孩子还是留下吧,以后若是墨川对孩子不好,自己再带着孩子离开就是了。

楚夏就这样留在了王府,墨川对她还算不错,易苓更是十分殷勤,给她送了不少东西,又让她好好养胎,楚夏一开始对她还是心怀感激的。

楚夏怀胎四个月的时候,正好遇到了墨川的生辰,易苓这个贤德的王妃给他摆了好几桌,还让楚夏也出席了宴席。

看着这些人热闹,楚夏提不起兴趣,毕竟这些人的热闹跟自己无关。

突然,跳舞的舞姬中有人拿刀要行刺墨川,大家吓的推搡在一起,慌乱间不知有谁推了楚夏一把,楚夏扑了出去,正好被刺客的刀刺中肚子。

楚夏当场就晕倒了,太医来了一波又一波,最终还是没有保住孩子,楚夏也因此大病了一场。

生病期间墨川很少来看她,因为易苓也病了,楚夏闷闷的待在自己屋里,亲骨肉就这么没了,不可能不伤心,更让楚夏伤心的是自己的夫君在着急陪着别的女人。

孩子已经没了一个月,楚夏的身子还是没好,易苓过来看她。

遣散众人后,易苓脸上已经没有了往日温和的笑:“妹妹,现在孩子也没有了,你该离开了。”

“王妃什么意思?”

“王爷一心只有我,你不过是他的一颗棋子,现在他也不需要你了,你最好识趣一些。”

“你什么意思?”

“你不知道吗,王爷跟你成亲不过是为了你手上的回魂丹,拿到回魂丹后王爷献给了皇上,因此我们府上才恢复了往日的荣光。”

太多的迹象可循,楚夏也知道易苓说的是实话,彻底心灰意冷。

易苓又在楚夏耳边说了一句:“还有,那日的刺客是我安排的,推你出去的人也是我安排的。”

“你!我要你一命偿一命!”楚夏一心只想给孩子报仇。

“可惜你没那个机会,就算你告诉王爷,王爷也一定信我不信你。”

说完,易苓就离开了,楚夏不相信,就算墨川不是真心喜欢自己,但那个孩子也是他亲生的。

楚夏找到了墨川,把一切原委告诉他,墨川只说她疯魔了,竟然谁都去诬陷。

楚夏也不奢求他能为孩子报仇,只能靠自己才行,楚夏没有离开王府,而是住了下来。

半个月后,易苓有了身孕,墨川高兴的像个孩子,楚夏自嘲的笑笑,看来他根本不想跟自己有孩子,他只想要他和易苓的孩子,这爱不爱真的很明显。

墨川日日守在易苓身边,但楚夏知道,自己的机会很快就会来的,易苓身子不好,现在有了孩子血气消耗的会更快,不出三日,她一定会出事。

果然,三日后,易苓晕倒了,墨川急得去宫里请了好些太医出来,太医都束手无策,告诉墨川只能保一个,问他保大还是保小。

墨川一心只要易苓,孩子以后还可以有,太医熬好了堕胎药,楚夏就过去了,说她有办法可以保住孩子。

墨川这个时候才想起楚夏是天下第一神医的徒弟,她一定有办法的。

楚夏给易苓扎了几针,易苓就醒了,但她一醒过来就戒备的看着楚夏,双手也护住了肚子,生怕楚夏害她的孩子。

楚夏默默的退到一边,什么话都没有说,墨川抱住易苓:“易苓,没事啦,咱们的孩子没事,你安心。”

“王爷…”

“好了,易苓,你身子本来就弱,以后就让楚夏照顾你,好吗?”

墨川的声音很温柔,这是楚夏从来没听过的。

“可是…”

易苓当然不敢让楚夏照顾自己,她已经知道了自己害过她,可能随时都会找自己报仇。

“不怕,有我在呢,刚才你晕倒,我可吓坏了,叫了不少太医来,却一个都没有办法,还是楚夏给你施针你才醒过来的。”

“好,那就有劳楚夏妹妹了。”

“嗯,我去开安胎药了。”

楚夏给易苓配好安胎药端来,这个时候墨川也不在,易苓根本不敢喝。

没有旁的人在,易苓索性也不伪装:“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要害我!”

“是吗?但你这个孩子整个天下只有我保得住,你不喝就算了。”

楚夏冷冷一笑,把安胎药全部泼在地上。

墨川进来后问道: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

楚夏耸耸肩:“王妃不敢喝我开的安胎药,我也没办法。”

“易苓,不怕,让太医看过再喝,好吗?”

“好…”

墨川对着易苓的时候总是有无限多的耐心。

四五位太医都进来检查了,楚夏开的安胎药并没有问题,易苓才将信将疑的喝了半碗。

楚夏回了自己的院子,易苓三天两头的总是难受,墨川一开始是派人来请楚夏过去,楚夏就磨磨蹭蹭的半天才去,墨川后来等不了,就抱着易苓过去找她。

墨川现在对楚夏很信任,把易苓母子都交在了她手里。

易苓的身子弱的很,楚夏拼了一身医术才把孩子保到五个月。

过了第五个月,楚夏在安胎药里加了一些白附子,白附子有毒,孕妇是最忌讳的。

楚夏每次只加一点点,易苓吃的少,没出什么问题,只是经常腹痛难忍,但只要楚夏一扎针,她马上就好了,所以她也没放在心上。

到了八个月的时候,易苓虚弱的只能每天躺在床上,楚夏也送走了秋云,让她远离这个是非之地。

这天,易苓躺在床上午睡,半个时辰后睁眼一看,竟然看到楚夏坐在床边,易苓扯了扯嘴角:“妹妹怎么这个时候过来了?”

“来给王妃送安胎药啊,王妃再过一个月就要生了,也不知道是男是女。”

“呵呵…男女都好,这一段日子多亏了妹妹的照顾,等孩子一出生,我就让他认妹妹做干娘,以后好好的孝顺妹妹。”

易苓一股脑的说了不少话,楚夏眼神空洞:“若是我的孩子还在,他会哭会笑,以后还会跑会闹,我又何须做别人的干娘呢…”

“妹妹…”察觉到楚夏神色不对,易苓往床脚缩了缩,怕她待会发起疯来伤害自己的孩子。

“姐姐,你躲什么?你别害怕啊。”

楚夏的眼神让易苓很害怕,易苓咽了咽口水:“妹妹,今日你也来过了,我有些累,想歇一会儿,不如你先回去吧。”

“别啊,姐姐,我今日还没给你把脉呢,就算要走也得等把了脉再走啊。”

楚夏不顾易苓的反抗,一只手掐住了易苓的胳膊,另外一只手就搭上了她的脉。

“姐姐这孩子很乖,安安稳稳在姐姐肚子里呢。”

“多谢妹妹。”易苓挣扎着抽出了自己的手。

墨川办完事回来了,易苓看到他就像看到救星一般:“王爷!”

“易苓,今日怎么样?”

“挺好的,孩子很乖。”

看着站在一边消瘦的楚夏,到底是自己对不起她,墨川有些不忍:“楚夏,待会我叫厨房给你送一盏参汤过去,你也补补。”

“多谢王爷。”

楚夏离开了,她对墨川的恨没有减少半分,从前的种种伤害不是这一碗参汤就能弥补的。

因为白附子的原因,易苓早产了,生产这日,楚夏就在自己院里悠哉悠哉的喝茶,来了好几波人请她她都不过去。

易苓已经疼晕过去了,墨川也亲自过来:“楚夏,易苓生不出来,你去帮帮她吧。”

“但是我今日头疼的紧,哪也不想去。”

“楚夏,我求求你了,孩子是无辜的,我求你去帮帮易苓。”

“求?我可没看到你求人的态度。”

“啊?”

“既不是真心相求,就不要做出这副样子来。”

“你要我怎么样?”

“求人最少也是要下跪的啊。”

墨川拳头捏的紧紧的,没有料到楚夏会提出这样的要求。

楚夏催了一句:“王爷快点吧,我这头疼的不行,若你不想要我去,我就睡了,只怕你的王妃会免不了一尸两命。”

“好,我求你!”

墨川双目猩红,跪在楚夏面前。

“走吧。”

楚夏答应过去,墨川就拽起了初夏的手,几乎是一路拖着她过去的。

此时产房里已经没了动静,楚夏知道,折腾那么久,易苓已经疼晕了。

“楚夏,快进去吧。”

墨川推搡着楚夏进产房,等着楚夏进去,墨川就叫来了管家,要在这门口安排好人手等着,只要楚夏保住了易苓母子,立马进去将她千刀万剐。

楚夏走到易苓身边,易苓脸色苍白,躺在床上不省人事,楚夏把产房里的人都打发出去,取出一根针刺进易苓的穴位。

受到刺激,易苓慢慢睁开了眼睛,易苓抓住楚夏的手:“妹妹,快救救我…”

楚夏轻轻拂开易苓的手:“易苓,我拼尽全力只能保住一个,保大还是保小,你自己选吧。”

易苓想都没想:“孩子!保孩子!我求你了,保住我的孩子!”

“你那么爱你的孩子,怎么还舍得去害别人的孩子?是不是戏演的多了,连这个时候也不忘记。”

“妹妹,以前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,我会去地下给你赎罪,但求你保住我的孩子!”

“好啊,我本就是墨川的妻子,等你去了地下,正好给我腾出地来,你的孩子也正好归了我。”

“不!不可以!”

“你可以安心的去,我会对孩子好的。”

楚夏笑的有点渗人,易苓更是不敢答应她。

楚夏要给易苓扎针保孩子,易苓使尽全力推开了她:“你别碰我!”

“好啊,不碰就不碰,那你慢慢等死。”

楚夏直接走到一边坐下,还给自己倒了一杯茶,易苓果然是墨川心尖尖上的人,喝的茶都比自己的好了千万倍。

肚子痛的不行,易苓只能躺在床上呻吟:“王爷,王爷…!”

“怎么了?易苓!”墨川在屋外,声音很焦急。

“王爷,楚夏要害我,王爷救命!”易苓已经没有力气了。

“易苓,你别怕,楚夏是来救你的。”

“不!”

易苓喊不动晕了过去,楚夏过去给她把了把脉,最后摇摇头,没用了。

但楚夏不会那么轻易放过 她,楚夏用银针刺醒了易苓,让她不停的哭喊,但外头的墨川不相信,一直没有进来,还劝她乖乖听话,省点力气生孩子。

到了晚上也没动静,墨川在外头急得团团转,楚夏不慌不忙,拿起蜡烛慢慢点燃床幔

眼见里头已经有了火光,众人才冲进去,隔着大火,楚夏一直在笑,可墨川顾不了她,满心惦记的只有床上躺着的易苓。

“墨川,我要让你后悔一辈子!”

“楚夏,我要杀了你!”

火越烧越大,众人被逼退了出去,楚夏带着易苓葬身在了火海中。

墨川刚刚为易苓举行了葬礼,就被宫里的人带去问责,原来是皇上吃过回魂丹后,现在出了问题,自然要拿墨川问责。

皇上差点被毒死,墨川也被下了大狱,十日后斩首示众,墨川不知道,这回魂丹本就有毒,要配着楚夏的医术,才能发挥它的作用。

(完)

解决企业获客难题,添加 微信:hvq698  备注:获客

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,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。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,不拥有所有权,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/违法违规的内容, 请发送邮件至 792114587@qq.com 举报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。
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yunxkee.com/12126.html